<ins id="g5vro"></ins>

  • <tt id="g5vro"><dl id="g5vro"></dl></tt>
  • 大師解讀 | 楊軍談服裝設計,當哲學遇到美學

    時間:2015年03月22日 信息來源:不詳 點擊: 【字體:
      楊軍,中國第一代服裝設計師的杰出代表。1989年師從Karl Lagerfeld,1991年加入Armani設計團隊,成為其中為數寥寥的中國設計師之一,1996年受邀造訪英國白金漢宮,收到了伊麗莎白女王的親自接見;2002年,她設計的作品“龍袍”被法國盧浮宮永久收藏,2008年,她受邀擔任2008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服裝總監。

      楊軍笑言自己是來自上世紀60年代的人,她喜歡哲學,內心充盈,習慣用多維的視角看待世界。 

      把人生當作一部哲學書,愿意花上許多時間去百般咀嚼,這已經成為了60年代出生的設計師身上獨特的精神內核。我們可以輕易地洞察到,楊軍心中奔騰著異常純凈的理想,帶著點時代遺留下來的厚重感。因為這份厚重感,她時常會情不自禁地說起“我的祖國”這樣的詞匯,說自己作為第一代設計師理所應當實踐的“使命”;另外,她對沉溺于思考狀態也懷有一種“偏執”熱愛,她說自己喜歡融天融地,喜歡帶著礦泉水和干面包去博物館待上整整一天,喜歡遠遠地眺望達利的超現實主義…… 

      而為了一份責任,時刻準備著赴湯蹈火;為了尋找所謂的本原,可以花費長時間潛心思考,大概就是這個年代的中國服裝人遠離浮躁、修身養性最可愛的一種表達了。 

      如今,楊軍圓滿地完成了擔綱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服裝總監的重大使命,帶著無限的滿足感。功過是非,留待旁觀者的評述,她只是盡力付出,任何褒貶都無法混淆她的內心。 

      她還告訴我們,此時此刻,她非常享受心靈空曠、思維沉淀的那些瞬間,她用一生的時間去思考設計的本原到底在哪里,漸漸發現了一個非常樸素的真理,并且樂于與我們分享———原來,設計就是哲學與美學的交融,它是辯證的,包容的,同時它也是無法抗拒的,它的魔力在于,它用獨特的語言說話,卻能使全世界的人都能讀懂它的美。 

      我們不禁感慨,她的簡單與通透。修煉不夠的哲人,往往憂心自擾,而聰明的女子,卻能將自己的人生設計得足夠圓滿,在設計的世界里,哲學與美學是最好的搭檔,但誰都不會喧賓奪主,唯有如此,才能使得她的設計超脫,但不晦澀;美好,但不縹緲。 

      “我要成為有靈魂的設計師”:阿瑪尼工作室里的中國血統 

      楊軍從小就喜歡天文和地理。那種浩淼天宇間的未知樂趣總能讓她心馳神往,就是因為這個簡單的理由,這個外表清秀甚至帶著那么點“嫵媚”勁的女孩,偏偏無可救藥地喜歡上了理科。 

      也恰恰是對“理科”的一份天生偏好,這個起著男孩名的女孩,壓根沒有考慮念什么“文學”或者“藝術”,只因為紡織工程里的那個“工程”的字眼,就誤打誤撞地讀了“紡織工程系”。 

      現在看來,這個奇妙的選擇慢慢開啟了楊軍內心蘊藏的天分,也讓她漸漸發現自己對工藝設計的那份親近。 

      她快樂其中,并不著迷于一件衣服的單純表象,卻沉下心來學工藝、學面料設計、學制作流程,一根線到一根紗,再到一件可以標價出售的衣服,這其中的來龍去脈讓楊軍里里外外、來來去去地研究個透。 

      畢業之后,她順理成章地被分配到上海的一家紡織品進出口公司做面料設計,也由此成為了中國第一代面料設計師。 

      “唯一自信的就是自己對工藝的熟悉程度。但是總覺得自己應該有更深的尋找!20歲剛出頭的楊軍,有著那個時代天生的抱負感與使命感,她在中國最早的面料設計領域內初有所成,技術與工藝已經不再是她接近設計真諦的障礙,楊軍開始尋思著“如何才能找到一個設計師的靈魂”。 

      對這個問題的探究注定使得楊軍變得不尋常。和所有剛剛叩開藝術之門的“文藝青年”一樣,她開始無法抑制地喜歡藝術,喜歡哲學,著迷于那些似乎與設計并不搭界的領域,她發現,哲學書籍里那些略帶晦澀的描述,考驗得其實就是人洞察事物的本質與耐性,直到這些視角一一打開,讓她發現了另外一個好奇心重重的自己,她漸漸發現,一個優秀的設計師,她需要掌握工藝,更需要的是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那些不請自來的靈感,散落在博大精深的人文科學之中,多如皓星,俯首即是。 

      這番“頓悟”讓楊軍激動不已,上世紀80年代后期,楊軍決定出國深造,她報考了巴黎藝術學院,她相信那里可以幫助她成為真正的“有靈魂”的設計師。 

      楊軍是極其幸運的,半年的預科學習之后,她面臨著環藝、建筑、服裝多個設計領域的誘惑,而她的導師卻一眼就發現了她在服裝設計方面的天賦與判斷力,在國內攻讀紡織工程的扎實基礎,半年來對藝術研究近乎癡迷的研學,楊軍已經具備了成為一名服裝設計師的潛質。就這樣,導師強烈推薦她選擇服裝設計作為自己的專業領域,這一次,幸運女神對這個天資聰穎的女孩表現出了獨一無二的垂青。楊軍意外地遇到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位導師———他正是國際時裝大師,香奈兒(Chanel)的設計總監拉格菲爾德(Karl Lagerfeld)。 

      “你要做屬于你自己的東西!崩穹茽柕聦@個來巴黎藝術學院尋找“靈魂”的女孩說道。 

      楊軍開始如饑似渴地學習西方服裝設計的藝術精髓,而拉格菲爾德的這句箴言也時刻提點著她,“什么才是可以屬于楊軍自己的?”帶著對這個命題的求解,畢業后,楊軍進入阿瑪尼(Armani)擔任設計師,也就是在這個階段,她的設計功底令她成為了阿瑪尼設計工作室里擁有亞洲血統的最年輕的設計師。 

      而不斷成熟的楊軍,也漸漸領悟了怎樣才能做“屬于自己的東西”,她發現,實現一個美妙的靈感,必須借助在技術領域內“信手拈來”的能力,而她既通曉面料制作工藝,同時又具有時裝設計的藝術素養,這種“從內而外”的扎實“功底”,足以讓自己的每一件作品經得起推敲,也能讓自己的設計理念總能夠輕易地得到精準地實現與表達。而這就是自己不可替代的優勢。 

      “給我幾個月的時間,讓我重裝一臺縫紉機都沒問題”。年輕自信的楊軍開始釋放她在設計研發領域內的能量。她發明的絲棉印染改變了傳統工藝中做成布后方能印染的步驟,而是在纖維階段就印染,再織成布,立體感加強了許多。在阿瑪尼工作的幾年間,她除了承擔男裝的部分設計工作,同時也與范思哲、古琦等眾多一線品牌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1992年,楊軍順利成為了歐洲時裝工會的簽約設計師。 

      最前沿的時尚領域終于褪去了它們的神秘面紗,在楊軍面前一一鋪陳。而讓人欽佩的是,早在20年前,那個年輕的中國女孩,她不僅見證了國際時尚的前進軌跡,同時已經不知不覺地順利成為了制造時尚的一分子。 

      “將哲學思想融入藝術設計”:尋找北京奧運會中的設計本原 

      “我總會和我在全世界各地的同事們說,我在面料設計方面的特殊心得,都是在中國學會的,是中國教會了我怎么從一根最簡單的纖維做起,把它最終變成一件漂亮的衣服!毖矍暗臈钴娊z毫不掩飾她對祖國的熱愛,這個來自60年代后的中國第一代設計師,不管走到哪里,內心深藏的是對祖國的一份熱愛。 

      而正是因為一個簡單的“愛”字,讓楊軍早在幾年前,就開始默默關注2008北京奧運會。 

      2004年雅典奧運會,作為法國專家組成員的楊軍來到了雅典,她并不知曉的是,張藝謀也悄悄來到了雅典取經。 

      自此,日后的偶然邂逅和刻意相約,似乎都因為一個共同的話題“北京奧運”而變得頻繁。心存一份設計“百年奧運”責任與使命,使得向來視任何盛事“云淡風輕”的楊軍,第一次以積極主動的姿態加入到了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服裝設計籌備工作當中。 

      “我多么想通過奧運會還中國一個本真的面目!边@樣的一番宏大理想,也許在外人聽來有點程式化的隆重,而對于楊軍來說卻是最平常的一個心愿。 

      至今,楊軍沒有改變自己的中國護照,即使這對于她而言是如此輕而易舉的事情,而唯有真正對民族心存大愛的人,才能懂得護照上書寫著中國國籍的光榮與自尊。 

      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擔任藝術總監的楊軍與她的合作伙伴們,終于沒有食言。 

      1個多小時的文藝表演,從中國古代的四大發明到絲綢之路,從具有中國特色的戲曲到太極拳,時間跨度長達五千年,人物服飾也從春秋戰國、秦、西漢、唐、宋、元、明、清一路走來。 

      古樸的擊缶而歌回到三千多年前,那時人們穿著的服飾名為“深衣”,上下衣連在一起,服飾簡單,男女通用;钭钟∷⒁粓隼,宣讀竹簡的官吏們身著漢代時期的服飾,此時的服飾不僅樣式開始復雜,而且變得華麗。漢代絲綢錦繡產量極多,紡織工藝也達到很高的水平,《絲綢之路》中數千演員用艷麗的色彩和華美的服飾再現了聞名遐邇的絲綢之路,也再現了當時服飾文化的繁榮。 

      “華表”展現出盛唐時期服飾的發展,這個時期無論是衣料還是衣式,都呈現出一派空前燦爛的景象。女子服飾開始注重展現女人特有的魅力,女人主要服飾為襦裙。襦裙短而且袖小,長裙緊身,裙腰高系于腰部以上,以絲帶系扎,給人一種俏麗修長的感覺,領口寬大,穿時袒露上胸,性感嫵媚。 

      “奧運會給予了一個設計師太多超越設計本身的東西!笨梢匀绱吮M興地通過奧運會的載體,用歷史、美學、哲學的多維視角給予中國文化以充分的解讀,這讓楊軍和她的伙伴們興奮不已。 

      不禁讓人回想起奧運會開幕式的那天,楊軍在后場把每件服裝擺了又擺,挪了又挪,直到最后一刻都閑不下來!翱赡茏约赫娴氖且粋完美主義者”,楊軍微笑自嘲,眼里卻有顯而易見的幸福感。 

      在她看來,這場精耕細作的奧運會開幕式,就是一場哲學與美學相會的最完美視覺盛宴。 

      “整個開幕式的色彩變幻透露出中國的哲學思想,在表達之中不斷地否定,不斷地肯定,你可以看到,灰,黑,白就是一種古樸色彩語言的表達,中國5000年的歷史文化,只有這種高灰的色彩哲理,才能體現出這個民族的厚重。而當共和國這一頁開啟,我們也會用極致飽和的色系來表達現代中國的精神風貌。這才是屬于共和國的陽光色彩!睏钴娬f道。 

      “整個開幕式中,我們用了大量的漸變色,這就是中國騰飛的象征,過程的象征,任何東西都是螺旋上升的,這是我們對中國騰飛的健康表達!睏钴娧a充道,“開幕式上,極其視覺沖擊力的金色系都不多,我們想告訴大家,中國沒有威脅,它很祥和,我們尊重歷史,我們愿意忠實地還原這個時代的色彩! 

      這個團隊,擁有的是何其一致的思想———用世界的語言,解讀中國古老文化的密碼。此刻,楊軍的感性如水銀瀉地,汩汩而出!霸谶@個過程中,我收獲了太多人的信任,當北京奧組委主席劉淇對我說,中國設計師,留下來吧。那一刻,我才發現,生命的價值原來可以這樣張揚! 

      是的,在奧運會這樣的語境之下,不僅是設計師,整個民族的生命價值因為一份責任而變得擲地有聲。也許,太多的細節之美留待我們掘取,但,我們只要記得這樣的事實———中國設計成功地升華了它,這就是我們共同的榮耀。
    (作者:佚名 編輯:admin)
    Tags: 大師 解讀 服裝 服裝設計 裝設 設計 哲學 遇到
    信息來源: 蘭州玉穎爾服飾 http://www.663778aa.cn/html/xwzx/fzsj/2049.html
    上一篇: 以品牌的名義給服裝設計一雙翅膀 下一篇: PHOTOSHOP服裝設計概述
    彩票平台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