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g5vro"></ins>

  • <tt id="g5vro"><dl id="g5vro"></dl></tt>
  • 90后成為奢侈品消耗主力軍 流量明星功不可沒?

    時間:2019年07月04日 信息來源:不詳 點擊: 字體:

      我國奢侈品消耗市場增加強勁,90后日漸成為奢侈品消耗主力軍,同時也成為新的奢侈品消耗引擎。奢侈品牌為了爭取年輕人,打起了粉絲經濟的主意,紛紛向流量明星“低頭”。那么,奢侈品牌和流量明星的組合究竟是曇花一現照舊大勢所趨?

      近日,BCG(波士頓咨詢公司)與騰訊合作發布的《2018中國奢侈品數字消耗市場洞察》報告表現,去年中國奢侈品消耗市場仍然增加強勁,增速保持在6%。全年市場販賣突破1100億歐元,占全球市場的33%。其中,30歲以下的中國奢侈品消耗者貢獻了42%的消耗。而30歲以下的年輕人有70%以上容易受到不同類型KOL(意見領袖)的影響。

      90后白領李小姐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采訪時透露表現,在數字化時代,本身的衣食住行都與本身喜好的明星緊密聯系在一路。當購物中不知道選哪些品牌的衣服時,她會去看本身喜好明星代言的品牌;出去旅游不知道住哪家酒店時,她會去看KOL的保舉。

      可以說,在流量變現的時代催生著粉絲經濟的發展。對品牌來說,“愛豆”( idol的音譯)有顯明的精準販賣轉化。有調查表現,由于偶像保舉或代言而購買過特定產品的粉絲超過七成;有10.9%的“粉絲”每年為偶像消耗超過3000元。

      近年來,隨著消耗升級的推進和新一代消耗者的成長強大,粉絲可以采用更昂貴的體例來支撐偶像,包括購買他/她們代言的品牌。而對于奢侈品牌來說,約請流量明星代言是最簡單的促進販賣、進步著名度的方法,由于絕大多數中國年輕消耗者都是剛剛接觸奢侈品市場的。

      不可否認,曾經傲嬌高冷的奢侈品牌為了迎合年青一代的審美和口味,都學會了順勢而為。近日,在選擇品牌代言人時一向顯得“脅制”的普拉達(Prada)公布,其首位來自中國的品牌代言人為1998年出生的流量明星蔡徐坤。這個看似不測的選擇,現實上是流量明星時代一個品牌的理性商業決策。

      中國商報記者近日走訪普拉達北京幾家門店發現,店門口時常有大排長龍的情況發生。90后大門生劉某告訴記者,曩昔覺得普拉達的風格偏于老氣。自從蔡徐坤代言后,覺得該品牌更加時尚年輕化了。

      記者隨機采訪了多個90后發現,他們大多是由于蔡徐坤代言了普拉達,所以來店里購買他“帶貨”的產品。

      奢侈品電商運營商寶尊的實行副總裁Jacques Roizen透露表現,選擇蔡徐坤作為代言人并同時在上海舉辦時裝秀對于普拉達來說是個聰明的決策,這對于進步其話題度有很大幫助。不足為奇,近日Gartner L2報告指出,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在中國奢侈品牌Top 10排行榜中位列榜首,路易威登選擇吳亦凡為品牌代言人等行動是提拔其在中國市場份額與影響力的關鍵因素。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0月,博柏利(Burberry)在第二財季業績低迷的情況下,公布由吳亦凡擔任全球代言人。同時還順勢推出了吳亦凡臻選系列,被視為助其業績增加的重要推動力。不可否認,粉絲經濟也是流量的入口,例如博柏利在官宣吳亦凡為代言人后,該微博被粉絲轉發超過25萬次,各項數據顯明高于其平時發布的微博。

      在業內看來,中國消耗者正成為全球奢侈品市場的緊張驅動力,這也迫使奢侈品牌在中國以外的市場使用中國代言人,無論當地有多少人熟悉他們,對品牌而言,更看中的是如何才能在中國以外的市場與中國消耗者建立聯系。

      但凡事都有兩面性。不可否認的是,奢侈品的消耗群體仍是少數人。因此,假如想要借助流量明星代言來打通本來的消耗壁壘,品牌也必定會承受因流量明星小我爭議而帶來的販賣波動。

      與此同時,雖然奢侈品牌的銷量確實會被流量明星帶動,但就業績體現來看,很有可能是曇花一現。

      業內人士指出,從長遠來看,流量明星與大型電商平臺類似,僅僅是一個流量入口,而不是大趨勢。畢竟奢侈品是自我認同、社會分層的標簽,而不是某個粉絲團的應援物。奢侈品牌面臨的真正挑釁,是如何讓消耗者與品牌建立更為深入的情感聯系。

    (作者:佚名 編輯:admin)
    Tags: 成為 奢侈 奢侈品 消費 主力 主力軍 流量 明星
    信息來源: 蘭州玉穎爾服飾 http://www.663778aa.cn/html/xwzx/gnzx/12903.html
    上一篇: 匡威跟上活動環保潮 用員工的舊褲子做鞋子 下一篇: 打折、清倉、關店、撤出,快時尚在中國跑不動了
    彩票平台软件下载